●荒城挽歌○

重归故地。周/月更选手。苦于还债。

【韩叶】变量 [4]

※本文不会出现任何替身梗情节

※还未表白的叶修在一次直播后失恋,来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是“韩文清”已逝的爱人

※前文可点击底端“韩叶《变量》”tag阅读

—————————————————————

随着门缝的扩大,病房里的阵阵阴冷迅速地渗出来,四下流溢,像一层内里长着小刺的膜逐渐覆盖在他身上,给韩文清带来了难言的熟悉感。

房间里众多的仪器并未对韩文清的注意力造成任何分散,他径直走向那张放置在成排机器边的床,唯有床上躺着的人是灰白的病房里仅剩的亮色。

韩文清的视线首先落到了“叶修”的脸上。

用“相像”来形容完全不够。眉眼的轮廓,睫毛疏密和弯曲的弧度,眼底因长期熬夜而产生的瘀青,鼻梁的线条,嘴唇的厚度,下颌的形状,乃至皮肤上的一颗小痣,都和回忆中的‘他’分毫不差。

不知是疏忽还是有意的安排,病号服领口附近的几个扣子没有扣上。韩文清伸手轻轻掀开领子,心中一沉,靠近左肩的皮肤光滑平整,没有子弹穿过留下的疤痕,他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冰块,凉到心底的同时思维也断线了一瞬。

韩文清拉来靠在床边的椅子,强行命令自己忽然变得迟钝的身体坐下来休息。

尽管有了最坏的打算,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放在心里想了许久、念了一生的人的相貌,就这样从单薄的记忆影像中活了过来,真切地存在于他的眼前,又让他怎么冷静?

韩文清闭上眼睛。电光石火间,那些温暖而鲜明的画面像陈旧的老电影般一帧帧地掠过,尽管背景在时间的打磨下变得斑驳而陆离,其中面带笑脸的人像却格外清晰,周围泛着一圈柔软的光晕。

眼眶里猝不及防地涌起酸涩,韩文清在这一刻近乎是不顾一切地想抱住幻象中的那个人。可是他又再清楚不过,那只是臆想,是虚假的甜蜜,是再也无法实现的奢求。

韩文清能触碰到的,只有失去“他”的现实,和身前这个身份不明的“叶修”。

但是,就算没有叶秋的警告,他也绝不会对这位熟悉的陌生人做出任何逾越界限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随着韩文清重新睁开眼注视着“叶修”的时间延长,他彻底坚定了这个念头:

有些看不见的特质从这层皮囊下执意地往外冒出,不断的激起他心中的违和感,使他的疑惑一点点滋生,却找不到应该追寻的方向。

直觉告诉他,这无法形容的“不同之处”和身上有没有伤疤、身体素质的差异都毫无关系。

这个身份不明的人有着和“他”彻底相异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像光与影之间的交界,看似虚无缥缈但又确确实实地把两者隔开。

甚至连韩文清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这念头却始终挥之不去。

也许要等到这个人醒来,一切才会有答案。

他望着床上的人,眼神却开始涣散,下意识地摩挲着手掌下的床单。韩文清思索着该怎么搞清楚“异常”来自于何处时,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

是叶秋发来的:「快到时间了。医生说药效大概会在十五分钟后彻底消失,记得你进去前答应过的事。」

韩文清握着手机的手凝滞了一会后,才终于反应过来,删掉短信,按下锁屏键,把手机塞回口袋,缓缓起身的动作无声地把椅子推后了一些。他抚平床单上捏出的褶皱,顺便还替床上那人整了整衣领,像离别前的致意。

转身走向房门时,韩文清没有再回头。






叶秋就在走廊上等着。韩文清朝他颔首,表示已经结束了。叶秋看了看表,迟疑了一会,说:“现在还没有到十五分钟。”

韩文清只是摇摇头,似乎并不想对此解释什么。他脸上的表情僵硬得像一张面具,疲惫从他的骨子里渗透出来,蔓延到五脏六腑,连叶秋都能轻而易举地察觉。

叶秋再清楚不过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你被期望激动地推到陡峭山峰的顶点,现实又讥笑着把你一脚踢下——以轻而易举的姿态。

那是向深渊坠落的失重感。

象征着希望的山巅在视野中不断远去。

“我之前那样说,是担心你因为对‘他’的感情而在这个人面前失控。”叶秋决定收起所有用来客套的礼节,单刀直入地说。这是把双刃剑,脱口而出的同时把他最脆弱的地方也剐擦出了血淋淋的痕迹。又一次提起“他”,和那些美好的过往。

“我知道。”韩文清在下一秒就作答。

“我希望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叶秋索性把目的摊开得更明显。

韩文清短促地笑了一声,听上去比起讽刺更像无奈地释然。正午的阳光穿过窗玻璃,大块大块灿烂的金黄映在他们之间的地面上,像一条金色的河潺潺流淌,二人分处两岸。

“你是怕我会把这个人当成‘他’的替代品?”

叶秋看向韩文清的眼神已经明明白白地写着“是的”,但他想了想又开口补充:“如果你真的这样做,我哥肯定会吃醋的。

“我不想让‘他’不开心。不管‘他’在哪里,我都希望‘他'能过得快乐一点。我一直都相信‘他’还在看着我们。”

“这一点我也相信。你可以放心,不管长相如何,我都不会把其他人当成‘他’的替代品。”刹那间,韩文清凝视着叶秋,甩掉了所有的颓唐,仿佛从淤泥中决然地站起——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绚烂而灼热的感情,像阳光的碎片熔化在其中,那么锋芒毕露又不可阻挡:

“别人是别人,叶修是叶修。

“我不是对什么人都能倾注所有的感情。只有‘他’可以。就算那家伙根本没在看,该怎么做的我还是会怎么做,该守着的底线我一步也不会跨过。

“我爱‘他',无论生死,‘他’都会是我这辈子的独一无二。”

叶秋愣了十几秒,回过神来后如释重负般叹息:“哈……我算是明白,我哥当年为什么宁可跟家里闹翻都要和你在一起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要韩文清再多解释什么。叶秋装作后知后觉地捡回那套待人接物的礼仪,准备询问韩文清要不要立刻离开,却接到了苏沐橙的电话。

听完前几句,叶秋就讶异地皱起眉。简单了解事情经过后,叶秋挂掉电话,神情严肃起来,低声地对韩文清说:

“关榕飞有足以解释那人来历的新发现,待会会用视频聊天的方式跟我讲解。你要来吗?”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应下:“好。我在来的时候已经把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其他人了,不赶时间。”




看见电脑屏幕上两个人都到齐了,关榕飞懒得拖泥带水,直接进入正题:“两位对于多元宇宙有一定的了解吗?”

韩文清略显诧异地说:“有。”

叶秋的心里升起一种预感:“我也知道一些。比如【玻尔的哥本哈根解释】和【电子双缝实验】?”

“没错,既然你们都知道,那原理中电子的塌缩这部分我们可以暂时先不管。重点在这里:【以“薛定谔的猫”来说,埃弗雷特指出两只猫都是真实的。有一只活猫,有一只死猫,但它们位于不同的世界中。当观测者向盒子里看时,整个世界分裂成它自己的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在其余的各个方面是完全相同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其中一个版本中,原子衰变了,猫死了;而在另一个版本中,原子没有衰变,猫还活着。前述所说的‘原子衰变了,猫死了;原子没有衰变,猫还活着’这两个世界将完全相互独立平行地演变下去,就像两个平行的世界一样。】”

关榕飞用意味深长的眼神透过屏幕盯着他们,用重音说道:“一个世界的猫活着,一个世界的猫死了。他们之间除了在外界所遭受的经历,本质上的其他各个方面都可以是完全相同的。感觉熟悉吗?

“这和现在出现的第二个‘叶修’像不像?”

叶秋惊愕的挑起眉,“是”字在嘴里打转,却始终没法开口。

“如果平行世界相互碰撞,甚至还造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人来到这里,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韩文清若有所思地说,“你应该还发现了这方面的证据。”

“没错。虽然我没办法用轨道望远镜来观测【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但是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4月1号——也就是今天,在午夜零点,我正运算一个重要数据,兴欣却突然断电,连一些不插电的电子设备都在同一时刻无故失灵了,大约持续了七秒钟。

“经过我的调查,电路既没有发生任何短路和过载现象,也没有任何人故意去破坏,询问了供电局得知当时是正常给我们那片地区供电的。那为什么忽然出现了这种问题呢?还是连同正在自主运行的机器一起?

“而且偏偏还这么巧,恢复正常的六个多小时后,一个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人就在我们的公司里被发现了。

“除了来自平行世界,还有别的可能吗?

“……”这一回两个人都保持了沉默。

“这就是我基于现实所产生的合理猜想。两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关榕飞满意地看着屏幕上用摇头拒绝来表示已经明白的韩文清和叶秋,说道:“既然这样,我这边还有很多研究要做,就先挂断了。”说完就毫不客气地关掉了视频聊天。




序列完全相同的DNA。

复制粘贴般的躯壳。(没有任何伪装和整容手术痕迹,并排除身体后天产生的疤痕和进行训练后的改变)

一个活着,一个早已死去。

如果真的用【埃弗雷特的平行宇宙理论】来解释的话,那事情就可以顿时明了。但要是说他们已经彻底接受这个“基于现实所产生的合理猜想”的话……明显还不行。

韩文清抱着臂坐在桌前,脑中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叶秋看起来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纠结的表情丝毫不加以掩饰。

并不是说不理解关榕飞的意思,因为这方面的理论当年上学的时候他们都有接触过。

只是这么离奇的事情毫无征兆地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想让他们立刻相信实在是太难了。

“他是不是该醒了?”在长久的沉默后,韩文清忽然想起了什么。

“如果医生估算的时间没错,醒了至少八分钟。关榕飞刚才也没讲多久。”又一次看手表的叶秋顿时明白了韩文清的意思:

“你想通过直接和清醒状态下的他接触,套出话来验证关榕飞的观点?”

“没错,但是接触人不应该是我,而是由你去。”韩文清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想法。





—TBC—

注:【】内文字取材于百度百科平行宇宙词条 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E5%B9%B3%E8%A1%8C%E5%AE%87%E5%AE%99/69962?fromtitle=%E5%B9%B3%E8%A1%8C%E4%B8%96%E7%95%8C&fromid=3098376&fr=aladdin

下一章就会是叶秋弟弟和自己另一个世界的哥哥较量了XD

评论(4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