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挽歌○

最初的热爱

【韩叶】变量 [2] (修改版)

※修改后文章内容有极大变动

※本文不会有任何替身梗情节

※还未表白的叶修在一次直播后失恋,来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是“韩文清”已逝的爱人

上一章: http://huangchengwangev.lofter.com/post/1eb5b908_ee9f2736

————————————————————

张佳乐不顾直播间里观众的议论纷纷,强行转过镜头,说了几句结束语就关掉了直播。身边基本上喝得半醉的人也都散开了,亢奋地猜测着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韩文清从小时候惦记到现在。

韩文清似乎被勾起了什么回忆,盯着桌上的空酒瓶发呆。张佳乐把手机收进口袋,忍不住多问了句:“那个姑娘性格怎么样?”

“他很特别。”醉酒的韩文清连视线都懒得移给他,专注地凝视着酒瓶上的标签,“我喜欢上他很久了。可是他不记得我,不记得我们小时候还相遇过。我到现在也没能告诉他这些事。”

“……”韩文清居然是在单恋?张佳乐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一个字来。怜悯和安慰的话都不适合用在韩文清身上,于是他轻叹着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今天就先别想这些了。都快十二点了,再不吃蛋糕就愚人节啦。”

“我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酒精让韩文清的反应慢了半拍,等这句话脱口而出时他已经被张佳乐拉了起来。

“不吃也没关系。只需要吹个蜡烛走个过场就好。”张佳乐叫来林敬言一起把韩文清给劝了过去,下定决心要让韩文清在生日这天遗忘感情上的坎坷经历。

看韩文清被众人包围,暂且顾不上为情所伤,张佳乐总算是松了口气。

毕竟是他的问题挑起了韩文清的伤心往事,即使那是游戏的要求。要说不愧疚是不可能的。

可让韩文清暗恋了这么多年的人,会是谁呢?





咔嗒。咔嗒。

时针和分针,缓慢地重叠在了一起,整齐划一指向钟面上的“Ⅻ”

午夜零点。





而叶修在看了直播后,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得一干二净,倒在了椅背上,浑身只剩下充满绝望的疲惫感。

怅然而空茫的眼神直视着惨白的天花板,完全没有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流逝,电脑桌面右下角电子时钟的数字在一点点变化。

最后停在了“00:00”。


『Something has become different.』



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同了。

这个念头猝不及防地在叶修的脑海中浮现。固执地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这让叶修挣扎着想从混沌中醒来。他头痛欲裂,四肢酸软无力。能够确切的感受到自己依然活着,却没办法睁开眼睛。

“你想再给他打一针?”苏沐橙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还带着哭腔和沙哑的鼻音。

“嗯,暂时别让他醒来。”这是叶秋,他绝对没有听错。叶修浑身一震,感觉双臂都被束缚住了。触感像是皮革类的带子。

细小的锐痛传来,应该是注射器刺进了皮肤。

“可是他到底是谁?DNA分析报告出来了没有……”熟悉的女声在黑暗中远去、消失,连同他残存的意识一起。






看着病房中重新陷入深度睡眠的人,叶秋揉了揉眉心,把报告递给苏沐橙。

苏沐橙顶着两个发红的眼圈接过报告,在看清上面的内容时难以置信地张开嘴,喉咙在过度惊讶中梗住了,只能发出颤抖的吸气声。

“比我和‘他’的DNA匹配率还要高。”叶秋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的微笑,似是悲恸,又混杂了喜悦,“简直就像同一个人,对不对?”后半句话既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苏沐橙的询问。

“……可是你说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枪伤。”苏沐橙呆呆地盯着那张报告,眼泪不断滚落,在纸上晕开了一串圆斑状的湿痕。

“的确没有。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肌肉增长程度就和一个完全没有经过格斗训练的普通人一样,而且皮肤上没有枪伤或刀伤留下的疤痕。”

“那也就说明,他根本就不是‘他’。对吗?”

叶秋别过头,不想让苏沐橙看到自己脸上痛苦到近乎狰狞的表情:

“没错。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我可以确定——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苏沐橙手里的纸张被捏皱了一角,“那你打算告诉这个人这里的情况吗?”

“暂时瞒着吧。”叶秋的神态变回了往常的平淡有礼,他轻轻地摇摇头,“先看看情况。我会再去仔细查一查。”

“韩总待会就要来了。你怎么跟他解释?和他说‘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还偏偏出现在叶修在兴欣的办公室里,躺在叶修最常用的那张椅子上’?”

“不然我还能怎么说,你觉得我们能骗过他吗。”叶秋无奈地叹息,“但是在事情查清楚之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险,我不会让这个人有机会醒来和韩文清接触的。

“而且首先要确保的就是,这个人不会是陶轩安排过来的。不然就算他们之间再像,我也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一听叶秋提起陶轩二字,苏沐橙眼中的脆弱瞬间变为冷硬和憎恨。

“行,那这些就由你来处理。公司最近事情多,果果一个人忙不来,她还需要我帮忙。”苏沐橙从包里掏出化妆镜,稍微整理了仪表,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才踩着高跟鞋走向房门。

即将拧开门把手的那一刻,苏沐橙停住了脚步:“如果确认不是由陶轩或者其他什么势力派来的人,你会怎么处置他?”

“当然是把他完完整整地留下来。”叶秋毫不犹豫地回答。

苏沐橙的肩膀渐渐往下舒展,体态总算显得轻松了一些。她笑了笑,没有再犹豫,走出了这间让她倍感绝望和压抑的病房。






韩文清在S市参加会议时接到了张新杰的电话。

他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状态与其他人交谈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来处理这个并不算至关重要的会议。“和叶修很像的人”,这行字在他的思维里流淌,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他的身体遵从着本能的指引,想尽一切办法来尽早离开此地。

他要立刻去见那个人。

立刻。

韩文清疾步走向自己的车,却被一批正要走进大厦的人挡住了去路,而且有不少都是常有往来的合作者,他不得不停下来一一寒暄。

急着离开的韩文清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混在人群中的陶轩,直到对方微笑着把手伸过来,他脸上程序化的礼貌神情瞬间僵硬,变成了冷淡和疏远,不置一词地扔下陶轩伸着的手转身走远,咣地一声用力关上了车门。

本来还热闹地说着客套话的人群也被韩文清的态度吓得安静了一会。陶轩略显尴尬地收回手,其中一位和这两人都有合作的人开始打圆场:“想必韩总有事要忙才急着走的。来,陶总我们继续聊昨天的……”

陶轩十分配合地下了这个台阶,用恰到好处的笑容掩盖了眼中的不甘和愤怒。





—TBC—


下一章: http://huangchengwangev.lofter.com/post/1eb5b908_eea2792e


终于赶上了,明天继续码字,挑战日更

评论(2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