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挽歌○

再见,祝好。

【韩叶】变量 [1] (修改版)

※修改后文章内容有极大变动

※本文没有任何替身梗情节

※还未表白的叶修在一次直播后失恋,来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是“韩文清”已逝的爱人

※下文可点击底端“韩叶《变量》”tag阅读

——————————————————

“来来来各位看镜头!”

张佳乐激动却微微发颤的声音从叶修的耳麦里传出来,屏幕上顿时涌过一片粉色系的弹幕。在粉红浪潮的遮盖下是晃得找不着北的影像,隐约可以听见林敬言无奈地在背景音里说:“你冷静一点。”

弹幕上飘过一句黑色的嘲讽,恶意讽刺张佳乐身为职业选手连手机都拿不稳还不如退役,理所当然地受到了一大波举报和愤懑。视线被遮挡得不胜其扰的叶修终于选择动动手指关掉了所有弹幕。

屏幕一空,他混乱的脑海也短暂地空白了几秒。




如果不是方锐突然在兴欣的队群里把直播链接一口气刷了十条,每条都配上“根据线人来报,霸图给韩文清办的生日晚会直播里即将有高能”和好几列感叹号,颇有向黄少天看齐的架势,他可能还不会想着要点进来看看热闹。

他不知道今晚霸图还有内部聚会,更不知道还有直播。从起床开始,他几乎把所有时间花在徒劳的循环上——无数次点开那人的QQ,每一次都直愣愣地看着光标在空白的对话框里闪烁着,最后逃避般点下红色的叉号。

除了兴欣本队的群聊,别的职业选手群早就被他屏蔽了。他又不像方锐,还有个什么线人(很有可能是林敬言)。没有任何人提前来特地告诉他这件事,他也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来迎接所谓的“高能”。

方锐故作神秘地说,那很可能跟韩文清的终身大事有关。




叶修在恍惚中看着直播,镜头终于稳定下来,对准了远处坐在沙发一角的韩文清。

他忍不住凑近了电脑屏幕。

如果没看错的话……韩文清脸上这是?

叶修不知道,此时的弹幕也是一片哗然:「我的天啊韩队这是醉了吗!!」「很明显都脸红了啊/鼻血」「妈妈我一定是在做梦」

从镜头的角度看去,韩文清阖着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丝毫不觉有人把手机对准了他。即使没睁眼,他的神情依然严肃冷淡,只有颧骨上飞扬的酡红暴露了他的醉态。

真是难得。叶修遗憾地咂咂嘴,他还没见识过韩文清醉酒的样子,可惜不能去现场欣赏欣赏。

镜头一转,张佳乐写满紧张的脸忽地出现在屏幕上,顿时打断了叶修脑中所有的想法。

“事情是这样的,一直在看直播的大家也知道我们刚才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是我,我抽到了一张大冒险牌,看到内容是什么后……稍微有点失态。”

“岂止是‘有点失态’啊,手机都被你甩一边去了。”不知是谁在一边起哄。完全陌生的声音,也许是霸图的工作人员。

“……总之现在我们继续直播。我要进行的大冒险是,”张佳乐不安地顿了顿,“去问韩队……啊不对是韩指导,有没有喜欢的人。”

一阵战栗从尾椎骨直冲上天灵盖,叶修无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鼠标。

这时候谁都不会去计较张佳乐的口误。韩文清刚刚退役,在队里担着个技术指导的职位,依然每日去霸图忙碌,连不少霸图粉丝都没能及时改过称呼来,在论坛里给韩文清庆生的时候还是满口的“我们韩队”。

更何况还有惊人的八卦等着看!

韩文清出道这么多年,一星半点的绯闻炒作都没有,今天这场“大冒险”无异于重磅炸弹,足以引爆大半个荣耀圈。

而韩文清眼下的醉态说不定会让他说出什么私密的心里话,那媒体就可以喜滋滋地安排好第二天的荣耀娱乐版头条了。

镜头又开始晃动,张佳乐应该是站了起来,犹豫不决地慢慢往韩文清那边挪,旁边还有好些人给他加油鼓劲——多半都醉得有点丧失理智了。

叶修紧绷的身体看上去似乎比张佳乐还紧张,好像他才是那个被拎到光天化日之下行刑处斩的人。

他忍了十多年,压抑了十多年,用表面上的游刃有余来伪装真实的感受。到后来他已经习以为常,只要那点心思有了半分冒头的迹象就能在三秒内毫不留情地摁下去。泛酸的苦涩不断被压缩,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融进了心脏里,每次看到韩文清都会狠狠地往下一坠,疼得他的心跳漏掉一拍。

他从未告诉过韩文清,也自信已经伪装得让对方没法察觉。曾经的他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承担可能造成的后果,于是将一切无声的埋在了心里。

可是韩文清的退役,让他忍不住抬起头来试图握住那飘渺的希望。

既然双方都退役了,不用担心影响职业生涯,那是不是能把这些太久太久不见天日的感情,告诉他了呢?

在韩文清退役后的生日,3月31日。这个盲目乐观的想法不断膨胀,联合起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一起造反,让他对着韩文清的QQ反反复复地进行着无谓的挣扎。

而现在,是揭晓答案的时候了。尽管陈果特地给他腾出来的房间里除了他再没有别人,但还是仿佛能听到犯人被押上刑场时围观者的窃窃私语。

叶修凝视着屏幕,镜头里的韩文清越来越近,最后抖了两下才定格。张佳乐喊了几次,韩文清才猛地抬起头,略微失焦的眼神像是刚从睡梦中苏醒。

“有没有喜欢的人?”韩文清把张佳乐的问题重复了一遍,茫然地皱着眉,似乎在努力思索着什么,忽然沉默了。

此时的镜头里只有韩文清一人。映在叶修眼睛里的也只剩下韩文清一人。

“有。”韩文清恍然回神,直视镜头,态度坚定的眼神直刺心底。

时辰已到——

叶修的视野模糊了一瞬。

“是小时候一起玩的。”

手起。刀落。

一腔滚烫的热血抛在空中,溅满了整个刑场。

叶修僵硬而苦涩地咧开嘴角,闭上眼睛,往后一仰,倒在了椅背上。

白色的箭头一直停在控制弹幕开关的地方,而鼠标被他的右手捏紧又松开,竟不小心重新打开了弹幕。

那片或红或白的潮汐一涌而出,像极了刑场下围观者无声的喝彩。





二十分钟后。午夜零点十五分。

“叶修?那么晚了,还在训练室里做什么,不去睡觉吗?门怎么打不开啊,灯明明还亮着……”

“叶修?”

“……”




—TBC—



明天爆肝继续更新,修改过后文章的发展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J^)

评论(12)

热度(74)